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典型案例 >

“我丧失性能力七八年了,怎么强奸?”

时间:2014-07-10 来源:南京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

 

75岁的老人王奋(化名)被人告强奸,告他的是一个30岁出头的女子。申辩是难免的,“我已经丧失性能力7—8年了!”听的人表面做着同情状,同时又有无数个问号挂在脸上。连王奋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辩解苍白无力,这事旁人又看不见,他们除了茶余饭后八卦一下,还能为他证明什么呢?结果,在中国还真有这样能鉴定男性性能力的司法鉴定所——南京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,一鉴定,果然王奋“不行”,较终,老人找回清白。

老人的难言之隐

王奋是成都某医院的主人医师,在当地是颇有名气的内科医生。即便退休后,医院也返聘他回去坐堂,每周有一天是他的对外门诊。

也许是出于职业习惯,他把自己保养得很好,75岁的人看起来只有五十出头的样子。他说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不过妻子身体不好,他们有七八年没有性生活了,他对这个也没了兴趣。

王奋有个爱好就是跳舞,而且是去舞厅跳。在当地,有不少老年人都选择这种方式锻炼身体。李艳就是在舞厅认识的。王奋回忆,这个女子三十出头,身材好,谈笑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,似乎眼睛都会说话。两人渐渐成为舞伴,有从舞伴成了聊得来的朋友。

有一次,王奋在医院坐堂,李艳进了王奋的诊室,过不久,李艳突然惊慌地冲出诊室,大声喊,王奋强奸她,整个医院轰动了。公安介入了,将王奋关了起来。王奋请了律师,提出要做男子性功能鉴定!

男人行不行不再嘴上说

在司法部公布的司法鉴定机构名录中,国内能做男子性功能鉴定的有两家。一家在上海,一家就在南京——南京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。男人行不行的问题,不再是嘴上说,可以通过鉴定形成具备法律效力的司法鉴定文书。

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只有三名医生具备鉴定人的资格,他们都是男性,专业是男科或泌尿外科。

在国外还有女性性功能鉴定的机构,在国内这一项还是空白。所以在国内,性功能鉴定问题上,更多的是男性在主张自己的权益。

是否真不行,睡着也能测

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,王奋通过成都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。根据相关规定,司法鉴定只能接受第三方委托,不接受个人的委托。

性功能鉴定需要住院观察三天,在这三天需要完成三大类49个小项目的测试。这些测试分仪器、测试表、基本检验等三种手段。

勃起功能的检测是比较重要的一项。它需要在白天和夜晚分别做检测。鉴定所副所长张鹏表示,男性受外界性刺激会勃起,夜间睡眠时也会自主勃起。夜间勃起存在与否往往反映勃起功能是否真正丧失。

白天的检测通过给病患看“A片”,给予患者性刺激半小时到一小时。不过这个“A片”是司法部明文规定用于医疗方面的画面。这种测试都在相对安全、舒适、无干扰的环境下完成的。

记者看到了一间舒适的测试房间,布置得就像卧室,床铺干净洁白,桌椅俱全。这是用于夜间测试的,病患需要在这里连续睡三晚。

病人睡觉的同时,一台名叫“rigiscan硬度仪”的微型机器,这台机器是国外进口的,灵敏度很高,不像国内的机器总会把人弄得很难受。机器就绑定在私处的根部和头部,勃起、硬度改变会被完全记录下来。

经过十小时的数据采集后,软件会自动生成一个图表。如果图表显示是直线一条,很遗憾,说明勃起功能已经丧失。如果线条有起伏,起伏满足一定的数值,说明勃起功能还是存在的,反之未达到一定数值,属于无效勃起。

鉴定后获清白的大有人在

王奋较终的鉴定结论是勃起功能严重障碍,简单的说就是没有性能力了。法院较后判决王奋无罪释放,一切流言蜚语戛然而止。

像王奋这样的案例在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并不少有。张鹏所长称,他接待过一对夫妻。女的是外地人,是男的花钱买回来的。女的说要离婚,说男的那方面不行。到医院时,男的畏畏缩缩,被女的强拉进门,然而鉴定却推翻了一切,证明男的是正常的。说到底,男的总被女的说性无能,心里少了份自信,就真的以为不行了。

去年,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受理了90多起案件。在这些案件中,涉及索赔的也有不少。有一安徽男子,45岁,家里负担很重,遭遇车祸后腰椎以下截瘫,无法进行性生活,以致夫妻关系紧张。经过司法鉴定后,判定属于六级伤残,光性功能赔偿这一项就获得了12万元。

这12万的赔偿包含有药、物理治疗及手术治疗三方面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在索赔计算时,只算到60岁。也就是这12万,就是赔偿45岁到60岁这15年的费用。



电话:025-84712120 地址:南京市秦淮区汉中路129号
[email protected]南京金陵中西医结合医院司法鉴定所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3408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