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典型案例 >

女子称被前男友铐起来强奸

时间:2014-07-10 来源:南京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

  


这是一起强奸案。女的被男的用手铐铐起来,身上伤痕累累,床上留有男人的精斑,男的也一直在辩称自己是性无能。

到底该定强奸还是强奸未遂,面对当事双方针尖对麦芒,截然不同的说法,法院向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提出鉴定委托,看看该男子是否真的有性功能障碍。

网恋伤不起啊

严某,男,河北人,年近50岁。严某农民出身,年轻时也干了不少坏事,盗窃、销赃、卖假货,曾先后两次被判刑。

2008年下半年,严某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认识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居某。居某离异多年,一个人做着生意,不好不坏地混着日子。生活的辛苦,让居某对感情很是渴望,两人相识不久便确定了恋爱关系,并同居在居某家中。

2009年,两人商议一起投资建厂,还拉来了居某的哥哥一起,三人合伙。因为资金问题,精于算计的严某很快与居某的哥哥产生了矛盾。

2009年年底,居某和严某分手,严某也退出了工厂的股份。看着居某的工厂一天天进入正轨,不甘心的严某一直对居某进行纠缠。

前女友称,被铐起来强奸

去年8月的一天,严某用钥匙打开了居某的住处。这把钥匙是两人同居期间,居某交给他的,他一直没还。

这次严某前来还是为了钱的事。居某称,严某进屋后趁她不备,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,用手铐将她的双手铐住。之后,严某还拿出水果刀威胁她,让她给他25万,否则杀了她。居某见形势对自己很不利,于是软磨硬泡,苦苦哀求他放了自己,严某这才作罢。

一直纠缠到晚上8点多钟,居某趁严某到客厅吃东西之际,挣脱了手铐,并拿起水果刀将严某扎伤。水果刀被严某夺下后,严某再次将居某铐到椅子上。

两人僵持到了深夜十一点多钟,“他强行扒下我的衣服,与我发生性关系,他强奸了我!”居某说。

男子却称自己性无能

等严某离开后,居某立刻打电话报了警。警察马上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,但是并未在她的体内发现精液。居某的内裤和床单上遗留下的精斑,经过鉴定,证实是严某的。

这让办案人员很疑惑,若是强奸,为什么居某体内没有检查出严某的精液,只是在床单上有精斑呢?

事隔一个星期后,严某来向居某索要25万元时,被公安机关抓获。严某承认自己与居某发生关系,并表示居某是自愿的。

在开庭审理时,严某突然改口说:“我次的供述是刑讯逼供的结果,后来的几次都是胡说八道的。我是性无能,根本没办法强奸。”

强奸?强奸未遂?鉴定来说话

既然是性无能,他又如何解释在居某床单上的精斑呢?他说,那是居某抚摸的结果。

严某觉得很冤枉,提出了申请,要求对他做性功能鉴定。

事隔九个月后,南京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接到了法院的鉴定委托,鉴定所所长张鹏介绍:“这起案件的双方当事人的供述完全相反,鉴定的结果就显得更为重要。要鉴定九个月前当事人的性功能如何,确实会有难度。”

张所长告诉记者,严某被羁押后,由于各种因素可能会让严某的性功能变得更好或者更差,但是鉴定的结论是根据当前的鉴定结果和九个月前的资料,综合对比再得出的较终的结论。“严某确实有勃起障碍,性交不完整。”

法院采纳了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,判严某强奸未遂。



电话:025-84712120 地址:南京市秦淮区汉中路129号
[email protected]南京金陵中西医结合医院司法鉴定所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34085号